2013 05月03日

華語金曲獎2012“來自土地和城市的對話”座談會

 

出席人员
廣州:華語金曲獎總策劃游威,星外星董事總經理周小川、陳文彪(星外星電子商務負責人)劉曉宇(反及閘樂隊三少、作曲人)、維谷谷(廣州著名填詞人、YYQ負責人),伯樂計畫;評委戈爾巴喬通,音樂人鄧偉標,青島電臺D.J立波。
臺灣:角頭音樂老闆張四十三、客家語歌手羅思容、黃漢坤
 



游威主持會議

周小川談中國唱片業現狀


陳文彪介紹YYQ數位音樂平臺

鄧偉標談臺山民歌製作


羅思容、黃漢坤夫婦

DJ立波談電臺與唱片推廣關係


張四十三分享臺灣獨立音樂現狀

座談會合照

 

論題:
1、 論題一:內地、臺灣兩地的音樂互動和交流,各自發展的情況和趨勢
2、 論題二:方言歌曲和原住民音樂蓬勃發展的原因、未來的預測
3、 論題三:音樂的本土性和全球性的問題及矛盾
4、 論題四:華語音樂產業的新盈利模式,唱片的前途

主持-華語金曲獎總策劃游威:
  今天這個盛會我們的因緣是因為華語金曲獎2012盛典音樂新紀元這個美好的日子,離音樂新紀元2012.12.21.剛好10天,為此鄧偉標老師也特意創作了《瑪雅新紀元》專輯。借這個活動希望讓我們的華語樂壇包括兩岸三地的音樂人有很好的交流。
  特別介紹要遠道而來的臺灣角頭音樂的老闆張四十三先生,DJ立波是青島著名DJ,東南西北都齊了,真的能夠代表華語樂壇的各方面,包括藝人,媒體,唱片公司
最重要的羅思容老師,今年第三次來廣州,上次是在凸凸舉行專場,本來華語金曲獎是希望借年度頒獎盛典請羅老師和她先生過來有個前奏音樂會,但是因為我們日期改了兩次,羅老師就不好意思讓歌迷就等,就在11月份把音樂會做了,那這次過來也就是純粹領獎和跟大家交流。
  第四屆華語金曲獎,沒想到會在海心沙做的那麼大,剛才羅老師也在問,哇那麼大的一個場。意義非常大,能夠史無前例的把各地音樂人聚一起。包括羅老師,南王姐妹花,還有一會晚宴會出席的臺灣著名音樂人周治平老師、李子恒老師。
  活動明晚會在海心沙舉行,華語樂壇天王陳奕迅,中國搖滾教父汪峰,周筆暢,劉惜君,方大同,黃小琥,黃耀明,達明一派,鐘鎮濤等50組藝人,各種風格包括羅老師這樣方言加藍調色彩,南王姐妹花這樣的原住民組合,傳統的流行,搖滾,民謠電子,各種音樂類型,百花齊放。羅老師會在現場清唱的方式去演繹她的作品。廣東流行音樂協會的主席、副主席都是客家人,到時候希望可以交流。晚會會在7點鐘正式開始一直會做到10點。羅老師還會繼續停留廣州繼續跟朋友做進一步的交流。
  臺灣和內地音樂的發展不同。臺灣從30年代日占期時期的受演歌影響的山地歌或者閩南語的小調開始,發展歷程也超過八、九十年,60-70年代劉家昌他們就開始寫比較現代的時代曲,74年以後陶姐他們有民歌運動, 80年代迎來最繁榮的滾石飛碟這些唱片公司,各種有實力的音樂人出現,21世紀就更西化,王力宏、周傑倫R&B這些天王出現。內地從30年代上海開始國語時代曲,一部分後來50年代去到臺灣像姚蘇蓉這樣一個延續。然後在1949年之後就有30年的停滯。1978年改革開放之後才開始重新能聽到臺灣和香港的最新流行歌曲。,但那個年代就很多事茶座歌手翻唱。到86年中國內地的原創才開始比較蓬勃。
  但是在21世紀整個音樂產業鏈發生變化。唱片的載體在80年代或者90年代是達到巔峰。不管是從影響力還是銷售來說,黑膠或CD都是當時比較唯一的載體,是21世紀已非常多元化,更多聽眾會通過網路下載或者數碼科技手段來獲取音樂,對傳統的唱片業造成衝擊。內地和臺灣都飽受其害,受到的衝擊也非常大,但兩地音樂人一直都在摸索一些方法去走出這個困境。
  臺灣方面從2000年滾石唱片對像伍佰,張震岳,陳綺貞這樣一些獨立藝人進行現場live表演這個形
式,用演出來拉動唱片銷售慢走出一條路,把獨立藝人慢慢做成主流,像陳綺貞已經是票房女王。而內地則始終沒有形成一個完整的唱片工業,因為一開始就是卡帶,有了CD之後就已經開始翻版、網路下載了,所以中國大陸CD的正版市場一直都是沒有真正形成的。這一點星外星唱片的周小川先生非常清楚。其實中國唱片產業的潛力非常大,但是因為中國目前版權保護和正版唱片店的建設問題,能夠買到正版唱片的場所非常少,這代表未來非常大的商機。目前內地能夠賣得非常好的反而不是流行唱片,而是發燒照片。流行賣得最好的李宇春她也是10萬左右,海蝶的許嵩去年賣的最多有20多萬,周老闆比我更清楚數字。像鄧老師為代表的這種追求品質和創意的NEW AGE唱片反而能夠賣的很高價,有一個非常高端的群體。羅思容老師做這些精品的具有地方色彩的、代表土地、人類靈魂的音樂,雖然比較小眾,影響力卻越來越大,受到傳統媒體重視,歌迷群體也越來越多。兩地各有不同,也有共性。

  這是我個人對內地音樂目前的看法,下一步就各位音樂人說一下這方面的一些感受。周小川老闆先講一講,你在傳統唱片發行這一塊,就內地和臺灣兩地的音樂目前狀況的感受。
比如從中國內地發行的角度,比如你覺得現在唱片能不能賣,什麼音樂能賣,怎麼才能賣。
  周小川先生現在建立了一個電子商務系統,就是除了傳統的的唱片店以外,他通過網路這種一對一的行銷服務和平臺建設其實已經會讓我們看到未來的一個曙光。請展示一下YYQ的這樣一個平臺。

周小川:其實現場內地買正版唱片的人是少得可憐的。按照我們的理解的是沒有超過3個億,評估大概是2.6個億左右,這個是很恐怖的。
  我們在前年做一次調查,專門在廣州跟深圳,我們一共找了200個賣唱片的店,在內地經營音響製品需要有政府的牌照。我們跑了大概兩百多家,我們發現整個廣州我們走100家店,純粹賣正版的只有三家,大概有5.6家是30%正版70%盜版,然後其他都是盜版為主,在內地很多消費者是分不清什麼是正版什麼是盜版。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第二個資訊就是按照我們今年的分析,在內地通過電子商務銷售的唱片佔有44%(透過互聯網購物的方式),我覺得明年還會攀升,因為現在很多實體店倒閉了,現在人工很高,廣州租金的租金並不比臺灣便宜,但售價是臺灣的一半。所以營業額少就支撐不了店鋪。特別08年是很大轉折,以前內地的音樂是文化部管理,後來移交給新聞發佈署,移交了兩年,期間不夠人手管理,所以盜版唱片開始滲透我們的正版管道,比如新華書店,沃爾瑪,家樂福這些國際超市都有賣盜版,包括淘寶、卓越、當當、京東都很多,卓越、當當我們都進行了清理,現在內地70%正版都是我們在銷售。
  以前我們公司都有一些宣傳案,從04年開始就有做一些臺灣藝人到內地實體推廣,第一個案例是吳克群,第二個案例就是《華麗的冒險》(陳綺貞),第三個案例是李玖哲。我們看到很多問題就是因為內地太大了,我看到很多音樂人在發展,沒有重點區域規劃,不持續。內地太大,南方北方的音樂聆賞習慣是不同的,很多臺灣藝人來到這邊沒有區域的重點性,沒有持之以恆的來這邊交流,不知道從哪裡開始。我建議就是說找重點兩三個省份或者大城市重點耕耘,因為其實來到這邊很多都是外來人。這一點我覺得是現在很多音樂人比如吳克群,本來很紅,其實他可以更紅,但是在內地沒有耐心去耕耘了,這個是很可惜的。
  我剛講的是前面的狀況,在內地這10年,音樂創作水準在提高,當媒體被碎片化的時代的時候,大家並不知道,以前在內地音樂的稀缺性,以前聽音樂買卡帶、電臺播,看電視、演唱會,去茶座聽音樂,電臺播什麼就會紅什麼。等到互聯網時代來臨,就差不多98年我入行列的時候,開始有些歌曲像楊坤、阿杜通過網路紅起來,老百姓能夠通過互聯網聽到海量的音樂,他們有很多的選擇。1998-2004互聯網搶走那些只是喜歡聽音樂的人,而不是說很專注、或者偶像粉絲的群體。現在買唱片的群體就是一個對音樂品質或者音樂質感有追求的人,第二就是歌手的粉絲,但最後這塊也越來越少。
  04年是是很大的分水嶺,一直到07年,內地進入互聯網2.0,網路社區的時代,那時候我們做一個項目叫“有觀點的聆聽”,我們嘗試一天發行30個獨立專輯,那時候還蠻成功的,效益可以。音樂的細分化慢慢被聚集到不同的社區去了,這個時候不同的社區會影響更多的人,這群人都是愛音樂的人,那時候對唱片銷售的刺激還是蠻大的,一直持續到現在。現在的樂迷聆聽音樂的分化是越來越離譜,現在90後都聽英文、日文歌。當然就等到今年,是一個關卡,明年就會有新的不一樣了。
  有些東西可能能夠改變這個行業的形態,內地有這樣一個情況就是版權保護很不得力,現在新聞出版署管理的很多,而音樂是算在最後,並且還是先管理數位音樂唱片,這個情況很難。

鄧偉標:由於生活上我們品質不講究,所以盜版的土壤就很大,我舉個例子。90年代廣東流行歌曲的製造相對繁榮,那時候我們一張唱片出之前打3-4首的打榜歌,那些盜版商用答錄機把電臺打榜的還帶著DJ串詞的的音訊出盜版,然後消費者照買不誤。這個根源就是說在生活上不講究品質。

黃漢坤(羅老師愛人):我問我朋友有沒有DVD的出租店,他說幹嗎,一張DVD5塊錢你租什麼租?

周小川:有一種超級DVD可以放至少30集電視劇5塊錢,這個事情的出現造成中國至少2/3的唱片店關門。

陳文彪:我們從兩年前就開始籌備一個平臺,名字是YYQ,希望未來是一個音樂的形象服務平臺,我們將圍繞消費和服務創作,希望能夠通過這樣一個平臺提供給樂迷和音樂人一個互動的社區,為此我們也做了一個產品叫“音樂人主站“,我們希望通過這個主站給音樂人提供一個工具,可以展示、推廣和交易包括協助創作的一個互聯網產品,我們主站現在有一批駐站音樂人,大概200,我們希望2013年能做到5000個,主站可以很方便的傳音樂,除了分享接下來還可以做售賣,手機版音樂和WEB版的主站打通,資源同步,每個音樂人都可以有一個獨立的手機版主站。
  年底推出音樂下載板塊,我們做一個版權系統,我們希望去建立一個完全尊重智慧財產權的系統,所以我們所有交易透明,分層類做的非常偏向于版權方,可能會考慮到採用蘋果的分成方式就是版權方可以獲得70%的分成,我們會完全結合音樂主站來做,所有的許可權包括到底要不要試聽,要不要下載,要全部試聽還是要部分試聽,包括自訂價格和上架、下架全部交給版權方去定,這個是比較突破的一個方面。
  我們也購進一個非常完善的詞曲庫,專輯庫這個我們現在有47萬條資訊。同時我們在這個庫上面建立了非常完整的專輯相關資訊,包括這個唱片攻略是全球的發行攻略,現在全球唱片發行的日程表我們這裡非常齊全,同時在內地發行我們做到非常完善,因為我們在內地發行佔有非常大的比例,包括簽售通道,銷售榜單。我們明天將會公佈今年截止到11月30日的銷售排行版。我們提供整個音樂產業相關的資訊,包括海外的視覺等資訊然後翻譯成中文。
  我們做一系列的活動,消費者購買了一張唱片跟星外星產生整個關係之後,它是一個開始。比如說我們今年送了幾名粉絲去見鬱可唯,僅僅是因為他們買了一張唱片,然後他通過我們的專輯,我們每一個專輯裡面都會有一張正版驗證卡,通過這張卡就可以知道這張專輯是不是正版的,也可以知道在哪個店可以買到這張專輯。也有很完善的專輯導購。星外星只管服務,過去4年內我們大概有2000萬張驗證卡在外面流通,們買到唱片的人參與活動,其實,買唱片的人是真的願意為音樂買單的,如果你有很好的消費體驗的話。
  今年會圍繞社區音樂和音樂人創作服務去做大量工作。第一個2013年會有5000個音樂人入駐,第二個由維谷穀在運作的項目叫“伯樂力量“,我們邀請有名望的音樂達人進來發現好作品,推薦好作品。第三,(反及閘)三少負責的一個項目就是“美麗的出走”,這是一個鼓勵年輕女孩唱作的音樂巡演活動,我們要把它做成一個巡演品牌,這些都是駐站音樂人。我們邀請他們在全國各個省份同台表演。
  接下來要在全國20多個省級電臺一起聯合做“全球華人音樂唱作比賽”,我們會做一個針對尚未被公司簽約的新人的榜單,希望通過這個機會給他們的音樂做宣傳,以此來挖掘一些新人。我們現在在啟動的是我們在5個城市跟5個DJ一起合作做一個合集,在月底推出平臺的時候會有5-10張合集(5個城市他們當地最IN的音樂人跟知名DJ合作,叫5城合集,因為不同地域有不同的音樂性,語言各方面都不一樣,做成5城音樂交流。)現在我們也在做偶像培養計畫,是跟整個行業機構合作的計畫,希望培養一些有潛力的新人,整個活動框架是“助人為樂”,説明音樂人做音樂,用這個計畫來承載我們整個運作,助人為樂配套300萬的扶助資金,通過這個資金和產業資源的運作,我們希望能夠説明更多的音樂人特別是新人去做好音樂,這就是“助人為樂”計畫的整體。希望能夠結合媒體、創作者、品牌商、表演場所、製作人、唱片公司一起做這個事情,因為我們是做一個平臺,不像過去一定要把他簽約成我們的歌手,我們是聚合這個資源然後共同開發,所以助人為樂將會圍繞4個部分組成:創作、製作、推廣、演出,星外星在整個生產發行以及數位行銷和整個創作製作方面我們都會做很大的投入,我們希望借此去形成一個聚合到全國優秀的產業人才以及音樂人,去打造一個基於網路的音樂產業,來實現我們公司的使命定位,做中華民族音樂的驅動者。
  一直大家探討網路在傷害傳統唱片業,但是事實上唱片業也在進化,從以前一個唱片公司包攬創作到行銷,現在變成很多專業的工作室,很多音樂人可以借助網路可以在不同地域做更好的音樂,未來互聯網會説明融合到整個音樂產業的作用會更大,作為一家很傳統的唱片公司大家或者會認為星外星是賣唱片的,事實我們已經全力在做互聯網化的一個進程。


周小川:其實我們做這個行業,從98年到現在都是堅持下來,我們認為這條路一定要走。因為我們看到一些門戶在盜版下載的同時,跟小公司跟獨立音樂創作人沒關係,把我們邊沿化,我們應該自救。我們看到很多網站,他們都是在基於不尊重智慧財產權的情況下做的,其實很難達到共識。我們有個基礎就是從製作、企劃、宣傳、推廣包括發行、移動電信聯通業務一體化,內地唱片我們也可以安排到香港臺灣發行。我們自己也有手機軟體的製作團隊,我們能夠給很多人提供一條龍服務,只不過我們想把這服務變成不單是我們公司的,很多人都可以在這裡找到好音樂合作。4年前我們是一個唱片行銷的服務平臺,希望在今年12月31日之後我們就能夠成為全方位音樂行銷平臺。但這只是一個要做很久的夢。

張四十三:大家都在為數位化做準備,音樂是不會死的。小川是一種,我則不太一樣,提供了另外一個走向。數位化其實殺傷力蠻大的,很多年輕人包括大學生都不買唱片了。所以這幾年,我改作音樂劇,所以這幾年我不再是音樂人,應該變電影人了。下一步我還會做音樂的電視劇。

立波:我87年開始做DJ.今年剛好25年,原創音樂最繁榮的時期,我都見證過。現在有個什麼問題呢,包括MP3,把唱片公司和電臺的管道縮得越來越小。現在我的信箱裡每天都有新歌,都是MP3,我沒辦法就把我的郵箱自動回復設置成:“青島交通廣播不播MP3。” 去拿實體碟來,除非你特別著急,碰到《1942》今天要上映,他把歌甩給你了,這個我可以接受,因為有時效資訊的。但是如果你專輯都發了,打榜了,然後再把MP3發給我。所有的電臺DJ都是自己花錢買CD。這個我沒辦法,我只能跟青島音像總會達成協議,給我幾張唱片,我說是你們提供的。現在很多企宣,不通知你,也不打電話,就往你信箱發MP3,甚至發個離線文件。這是對音樂人的不尊重。
  現在我還堅持上節目,一個是我的愛好。堅持播實體唱片。哪怕現在衰落了,我要想辦法去救助它。比如最早的“魔岩三傑“,黑豹、唐朝。當時韓紅在錄音棚裡拿著唐朝一張唱片來了。我說那個曲目不對。她說為什麼,我說你看它標注的曲目和它實際的曲目是不一樣的。我說哪個歌多少分多少秒我幾乎都知道。90年代中期寄來打榜的歌都不錯,如《笨鳥先飛》、《大哥你好嗎》。現在寄實體唱片的,70%是垃圾。可能哪個老闆有錢了,他投資捧一個女歌手。他不斷給你打電話,實體唱片一寄好幾張。辦公桌後邊一堆,都是垃圾。我都鎖到鐵櫥裡去了。還是那句話,唱片不能死,死了我們也沒飯吃。以前96年、97年,大家互相打榜給錢,我是很反對的。2000之後,這東西沒有了,反而我覺得好,大家心平氣和地做音樂。以前《大哥你好嗎》那首歌,7周都是冠軍,沒有誰來說什麼,大家就是覺得那首歌好。MP3這個管道把唱片公司和DJ無端給隔離了。
  通過這些年努力,包括金曲獎頒獎,把這些都慢慢找回來。我們嫁接了青島娛樂聯盟,把青島早報、晚報還有青島三家電臺、青島新聞網融合到一起,我們有自己的公司,注入了一點資金,做音樂節。我們有奧帆音樂節。今年第一年,簽了5年。今年做了民謠,比如說小娟、民謠在路上。這也是電臺慢慢向外拓展,和唱片公司、歌手藝人多方互動起來。我想這是電臺良性發展的一個管道,現在我們的娛樂聯盟做了好多項目。包括星光大劇院,一年接近200場演出,我們都要參與。演話劇,可能和我們沒關係。但是我們可以買斷你的項目,我們來經營。《暗戀桃花源》兩場,我們這個群體掙了160萬。希望大家可以融合起來,儘快看到新的春天。天天我就窩在那兒,想著給大家推薦什麼。聽眾啊,最有情也最無情。你對他好,推薦好的東西給他。他知道你這個人的品味。你不能天天特垃圾,放些口水歌。你放那些歌,就培養出一批特別低俗的聽眾。現在很多年輕的DJ不太負責任,電驢一下下來就播,這樣對音樂的損傷太嚴重。以前打榜碟播的時候,我們中間都要說話,為了防盜,結果照樣被盜。
  有很多音樂人,或者投資人,對音樂出版這方面很感興趣,但發現這個盜版是個很大問題。算了以後就搞現場,現場沒法盜。結果這種想法也是錯誤的。現在的盜版發展到什麼地步了。謝霆鋒可以同時在50個地方同時演出,長得有點像的。海報照片都有。我在東莞就見過兩次。一次是謝霆鋒,一次是鄭源。演員上去也不說話,就帶個眼鏡。被盜最多的就是女子十二樂坊。因為她們本來就沒有固定形象。太容易盜版了,十個、八個女孩子一起上就行了。所以我們大陸在這樣一種環境和狀態之下,在主流音樂市場,周總還能如此堅持,我一直想用“偉大”這個 詞來形容,就是說不出口。

黃漢坤:臺灣一樣,當實體音樂達到瓶頸後,還是有一線生機的。只要你做得好,就有市場。我覺得回到原創之後,就有希望。但我覺得你們這個工程真的好浩大。

周小川:我們準備了4年,了兩年之後才動工。這裡面涉及很多東西,技術啊、架構啊,但我覺得未來還是很好的。內地的華語音樂創作是越來越旺盛,沒有削弱,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內地對文化產業的推動是看得到的。比如加強版權保護,中國如果沒有盜版,還有100億人民幣的市場。數位音樂的部分,我想未來這兩年,它一定會轉化。對於音樂人來說,版權就是我們的武器,不要隨便把它交出去。接下來會針對主流音樂群體和大公司提供服務。我們會投資音樂會,演唱會,音樂節。在北京在成都在上海在廣州都做。

游威:以往都是說國語歌是非常強大,在粵語地區,粵語歌也非常強大。但現在大家看到客語、潮汕語、閩南語、陝西方言這些語種都開始蓬勃。閩南歌其實是臺灣除國語歌之外最大的一個力量。每年都有閩南歌的獎,近年年也有客語的獎。羅老師也在“金曲獎”獲獎了。所以說這一塊已經受到媒體乃至政府的重視。甚至還有資金去扶持這些音樂,當然內地還比較少,很多自生自滅的狀態。但是不管怎麼說,這個市場還是比以前大了很多。

鄧偉標:大陸其實一直有,十幾二十年前就有,叫做民族文化發展資金。但是這個錢基本上是不會給音樂人的。主要是團體拿到為主。但是那種團體幾乎只做讚歌。

周小川:內地的方言歌曲興起了很多。比如四川、雲南、西安都有,西安的黑撒樂隊的唱片買了10000多張,有個唱潮汕話的Rap賣了2700張。切合了一些人對地域語言的特殊的情感。

游威張老闆,臺灣方面是否有政府資助?
張四十三先生:有,臺灣政府正在努力創造第二個經濟奇跡,他們感覺到文化創意很有潛力。所以他們通過很多方式很多部門,對不同產業都有不同補助的方式。比如針對唱片有一定額度的補助,當然要經過一個非常公開的審查和申請。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吃到這一塊肉,需要看你的實力和品牌形象。我們不大靠宣傳,而是靠口碑,一張唱片以前差不多可以賣到5000張。現在可能1000張,還有可能被退貨。所以一開始都不是指望政府的補助資金,而是自己有一個音樂夢想和計畫,碰巧政府有這個宏大的企圖心想創第二個經濟奇跡,有那麼一筆資金。對文化的投資從預算的1%漲到3%.,政府不是直接投給音樂和電影,因為它也不懂這些,而是投給12家它信任的公司。如果賠就賠了,但是賺,要先還給政府。所以臺灣這幾年挺讓人羡慕的,它對原創文化的支持,是前所未有的。所以臺灣政府對於保存原創文化還是有一定責任感,它覺得拿人民的錢,應該去為人民保存這樣一塊。

游威羅老師,像您這樣的個體音樂人,在資金方面是怎麼運作的呢?
黃漢坤:一開始純粹是對音樂的興趣,做的時候當然期望音樂公司可以有些説明,但是基本上沒有。也是跟張老闆說的一樣,有一個新聞局的補助。於是就試一試,結果中了,但是算一算,錢其實不是太夠。所以其實是以過往累積的朋友的能量,因為搞這個就是這一圈嘛。還是因為有共同喜好。對音樂的一些想法,認知,總會有一個磁場,大家會相互吸引。臺灣這一塊真是讓人感動,因為大家都還蠻有情有義的。說到方言的問題,其實聽思容70%以上不是客家人。音樂其實無國界的。其實臺灣是一個多元文化社會。
回到剛才的問題,我們的運作還是靠口碑和朋友。就像樂手一樣,一個好的歌手一定要一個好的樂手。樂手歌手靠相互吸引聚首,這樣特別有原創的力量,因為沒有框架。就像亡命徒,因為喜歡就幹。我比較贊同周總剛剛講的,其實觀眾的品味還是可以相信的。很多朋友買的不是一張,我的很多朋友買了30張甚至100張。所以說我們出道一年,快要賣2000多張。當音樂發展面臨一個困境時,我們如何維持一個沃土。我就在想你們這個音樂平臺是否要有一個認證准入。否則什麼音樂都能進來時,我有點懷疑,是否兩年後它就砸掉了。

周小川:它是這樣的,因為樂迷喜歡的都是不一樣的。樂迷有樂迷的喜好,音樂人、樂評人、唱片公司的人,它有個專業評鑒。所以我們把歌迷的喜好和專業的評鑒結合起來。因為聽眾還是需要被引導的。我第一次幫吳克群做宣傳的時候,第一次是安排他21天走了18個城市。第二次是28天走了20個城市左右。然後還有一個省走幾個城市的。做音樂要投資,做推廣的時候也要投資。不能一直都在跑,而要找一個橋頭堡。

黃漢坤:臺灣也是這樣。我們在現場賣的,會比在誠品這些地方都賣得多。誠品一個月賣不夠五張。還不如我們演唱的時候賣得多。

周小川:其實音樂屬衝動型的消費。你說演唱的時候賣最容易賣,這個是肯定的,因為這個是最衝動的消費。銷售音樂還是需要一種氛圍,但不能像老的模式,否則可能真的全年也賣不了5張。

黃漢坤:臺灣也有付費下載的網路音樂,但是效果還是不佳。音樂的新的社群文化,怎麼樣真正去落實,而不是口號。這件事非常重要。

周小川:我們就像開淘寶一樣,大家都來找自己需要的東西。對了很多我們覺得好的東西也會推薦。但不可能今年投資,明年就有收益,是不可能的。它一定要有沉澱。還要有很多小運氣。時間比較緊湊。鄧老師也在做臺山的民歌。現在請他分享。

鄧偉標:臺山是廣州的一個華僑之鄉。第一首歌有一兩百年歷史的,歌詞比較簡單,就是:“阿妹你嫁人不要嫁給我。不要太漂亮。”我三年前去搜集他地方的老民歌。我就在思考一個問題,很多地方在唱民歌,地道的傳統的民歌。但是大家都去走一條路子,都沒有去選擇跟這個民歌相對應的地方色彩的樂器。在我的觀念裡面,這樣來表現民歌它是不完整的。如果我去做雲南的民歌,一定要用葫蘆絲,否則我認為不是完整的雲南的音樂。我做廣東的民歌,如果沒有高胡,沒有南簫,我也認為這不完整。如果要和現代人的審美結合起來。那麼我這一張就會和大量的電子結合起來。比如這一張的電吉他用得比較電了,那麼做潮州音樂的時候,我就會用上潮州的鑼鼓。而下一次我可能就不和電子合作了,而是和交響樂合作。無論它的現代包裝是什麼形式,不能忽略它音樂表現的完整性。

羅思容:你的觀點是希望重現或更貼近音樂原生態的本質?

鄧偉標:我的詞彙只能表述為“完整性”。很簡單,我們聽一首西班牙民歌。如果民歌裡沒有吉他,將會是什麼樣子。

黃漢坤:現在一些所謂民歌的新編曲聽得人都暈掉了,太不民歌了。

鄧偉標:這樣也不是不可以,這是一種商業。但是從文化傳承上來講,它的一些連結就斷掉了。或者只是打著民歌的幌子。

記者:方靈子、麥思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