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5月23日

華語金曲獎2012獲獎歌手暢談音樂新紀元

最佳粵語女歌手何韻詩
 

最佳粵語女歌手:何韻詩
Q:今年你主演了舞臺劇《賈寶玉》,反響熱烈。而你獲獎的專輯《Awakening》收錄的正是這齣舞台劇的音樂,可否談下為什麼用“Awakening”做專輯名?
A:《癡情司》其實是在去年的時候錄的,講的就是賈寶玉對林黛玉的那份情意。而且講的就是人成長了之後對於一些以前很執著的東西可能要放手。我覺得跟我現在這個階段也蠻接近的。對於一些以前很執著的事情,也會為了那件事情好而放手。
Q:你入圍的單曲《癡情司》也正是《賈寶玉》的主題曲,非常受歌迷歡迎,歌迷們尤其喜歡歌詞,可否談一下你唱這首歌的感受?
A:就是賈寶玉重回以前經歷過的一些事情。就像我們回到十年前或者二十年前,再看我們以前做過的事或犯過的錯誤,就會突然從另一個角度去看。Awakening就是醒悟,就是去明瞭一些以前沒有明白的東西。
Q:上個月你選擇出櫃,是什麼激勵了你做出這樣的選擇?出櫃有沒有給你的音樂事業帶來一些改變?
A:這個當時也有去解釋,反而不是一些很私人的原因,反而是因為在微博上看到一些爭論,發現還是有很多偏見和誤解。作為一個歌手,以前也有唱一些關於同性的愛的歌曲。那我覺得好像有責任在那個時候站出來告訴大家其實性向只是一個人很小的部分,一個人很次要的部分。我和明哥其實都是一些很有社會責任感的歌手。大家都不要用一種很獵奇的心態去看性向這個問題,而且在這個時代它應該不是一個很大的議題了。我想就算對我的事業有影響,我也可能不會知道,如果因為這個一些廣告代言不找我我也不會得知,但因為這個不找我那就不要找吧,我不會覺得很失望。
Q:而之前你的歌曲《勞斯萊斯》《露絲瑪麗》《光明會》也有探討同性戀的話題,當時是為什麼想到創作這些歌曲?想傳達什麼?
A:音樂是我可以表達自己的一個地方,《露絲瑪麗》就是我想講的一個故事,《勞斯萊斯》那個時候也是一個舞臺劇,就是《梁祝下世傳奇》的主題曲。《梁祝》其實也是在講一個性別的錯位和認同,當時也就有了這個歌曲。
Q: 你心目中音樂新紀元應該是什麼樣的?
A:我想近十年各地的樂壇都經受很大的打擊,比如網上下載啊等等這些問題,我覺得大家都有種士氣有點低落的感覺。我覺得大家應該把心情調回來,有危就有機。在這個大家都不太確定前面是怎樣的情況下,我心目中的音樂新紀元,大家應該真的回歸最基本的用心做音樂,而不是有那麼多的計算怎麼樣我才能賺多一點錢啊,拿多一點獎啊。聽眾其實是很聰明的,真正好的音樂,還是會有聽眾會喜歡。


盧凱彤演繹《你根本不是我的誰》

優秀唱作歌手:盧凱彤
Q:可以給大家介紹一下讓你榮獲“優秀唱作歌手”“優秀唱作大碟”兩獎的專輯《掀起》嗎?為什麼要叫“掀起”呢?
A:《掀起》是我發的第一張個人的全創作的專輯,是一個新的開始。我的音樂也比較雜亂,可是我相信一些小小的音樂的堅持,可以引起一些漣漪。這是一種態度,就是你怎麼樣都能找到自己的一片天空。
Q:《掀起》是你單飛後第一張個人專輯,裡面有好幾首是你包辦詞曲唱的全創作的歌曲,可以講講你的創作體驗嗎?
A:我的創作體驗。其實從我十五歲開始,就走上了一條不一樣的路,我本來是不會寫歌的。但黃耀明跟我說,你既然會彈吉他,你不如試試看寫歌吧。我寫的歌,很多在at17的歌曲裡面有用到。單飛之後可以全面一點,什麼曲風都可以嘗試一下。覺得從at17走到現在,慢慢去試驗,是不斷通過歌曲,文字和旋律,把自己的想法發揮出來。
Q:專輯中的詞作(翻唱除外)除了你自己創作就是周耀輝的詞作,是不是因為他特別能寫出你想表達的感受?如《不脫知女生》,你們想借這些歌傳遞怎樣的價值?
A:一定會,畢竟他是我的前輩,也是我的好朋友。《不脫知女生》我邀請到他跟我一起寫,就是因為我知道作為一個作詞人,我是很新的,很多東西我都不瞭解,可是耀輝雖然做了這麼多年了,但他願意教我,所以很多時候都是因為他讓《掀起》這張專輯變得更完整的。《不脫知女生》這首歌的內容本來是他的意思,當時寫的時候是我們合寫,這首歌的意思就是不要讓外界規限我們怎麼生活。每個女生都有自己獨立的一面,不能說你沒有男生就不能活下去,我們希望能夠表達一種都市女生的態度。你要我減肥,我偏偏不要;你要我看一些沒營養的雜誌,我偏偏不要。我要做我自己喜歡的,我要冒險,我要過我自己的生活。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適合我的主題,我是比較叛逆的。
Q:作為一個新人在樂壇打拼有哪些不易?
A:我是有點不一樣的,我當新人當了十年了。我十五歲出道,現在二十六歲了。可是我是很享受再次當新人的這個過程。一開始自己跑去臺灣,做很多校園的演出,現在可以帶著自己的團隊在內地巡演,我覺得一切都是來的好不容易,可是一切又來的很刺激。不能說你入行十一年了,就一定要到某一個位置。我覺得我們做音樂的方法不是這樣,我們不是累積名氣,而是累積歌迷。
Q:可以談談你未來的目標或者說音樂理想嗎?
A:音樂理想當然是黃耀明啦。除了他帶我入行之外,還有他對生活和音樂的態度,還有他的勇氣,我暫時來說找不到第二個人。我每次看到他我都覺得很榮幸。在他的屋簷下一直成長。
Q:MP3裡面有沒有不捨得刪掉的專輯?
A:有很多啊,樸樹的《生如夏花》,周迅的《夏天》,還有我最近很迷戀萬能青年旅店,我非常喜歡他們。
Q:你心目中的音樂新紀元應該是怎樣的?
A:在我入行的時候,我覺得樂壇不是很注重唱作人。現在過了十年之後,你看方大同,王菀之,藍奕邦。這些都是很棒的創作人,我們新的目標就是每一個在臺上的人都是在唱自己的故事。


方大同接受媒體訪問

最佳唱作人:方大同
Q:周耀輝曾這樣描述對你的印象,21世紀的文藝青年,很瘦,好像靠音樂就能活。你覺得你是這樣的嗎?
A:應該可以這麼說吧,因為音樂是我生命中蠻大的一塊。除了吃飯,看電影,其實音樂讓我一般都超忙的,寫歌啊,練曲啊。因為我想做的事情需要我參與的比較多。其實要找有共同音樂語言的人可能在華語樂壇比較少,所以很多東西需要我自己參與。
Q: 你常住香港,風格卻似乎偏臺灣,覺得臺灣流行音樂和香港流行音樂有什麼不同?
A:其實我自己做的音樂比較soul、R&B,因為從小就喜歡聽這類音樂。但是你說香港和臺灣流行歌,香港當然是聽粵語歌比較多,可以說大部分以K歌為主,但是現在可能有更多的樂團出來。但是臺灣因為一直都有很多音樂節啊,有獨立音樂,有流行音樂,還有一些民族音樂,它比較多元。
Q:聽說你要發新專輯了,可以給大家介紹一下嗎?
A:我要發的專輯叫《回到未來》這張專輯可以說是回到我早期的一些專輯的感覺,因為之前有一張叫《未來》,那是第三張,這張專輯和它有些呼應,所以叫這個名字。這張專輯有些以前的元素,但是也有一些新的元素。我覺得這張音樂在soul、R&B音樂上它更原味,而且我這麼多年作曲上學到的東西製作上學到的東西都有放在裡面。
Q:你心目中的音樂新紀元應該是怎樣的?
A:樂壇更加多元,更多的觀眾聽眾願意欣賞各種各樣的音樂。

記者:方靈子、李伊玲、梁子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