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6月10日

華語巔峰對話(一)呂方:劉家昌的歌陪著我長

游:游威   呂:呂方
2013.05.26.
於廣州


呂方與游威對話

呂方與游威合影

呂方:劉家昌的歌陪著我長大

:呂方,首先恭喜你在我們2010年的“華語金曲獎”頒獎典禮上親手從黎小田先生手上領取“華語金曲30年殿堂大獎”。現在我們在做經典歌曲傳承活動,那麼多經典歌手,也有當年跟你同一間公司的,也有合作過的,你覺得有哪些經典歌手是你自己比較喜歡或者有過難忘的回憶的呢?
呂:其實就真的很多,至愛來說起碼有三個:梅豔芳、張國榮、陳百強。這三位我們當初是在同一家唱片公司的。就陳百強來說,他是一個很善良的人,這麼多年我來都會經常無端端地想起他。每次我一想起他我就會拿他的歌來聽一下,而且我覺得他的歌是......怎麼說好呢?是永恆的,就是不會有時代的限制,無論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後再聽陳百強的歌,他的歌還是那麼好聽。像這種類型的歌手,我相信現在很難再找到,所以我到現在都很喜歡這三個人。
:那麼這三位歌手如果讓你各選一首最喜歡的歌曲你會選哪首?
呂:不如選一首張國榮和梅豔芳合唱的歌曲,叫做《緣分》,很好聽!
:在你的演唱會上你會不會選擇唱他們的歌?
呂:會啊,
:其實音樂人也很重要。當年你在華星唱片公司最早的監製是黎小田先生,上次在你2007年的香港演唱會上我看到他在臺上,你如何評價你們的合作或者有過什麼難忘經歷?
呂:我十分尊敬黎小田老師,因為我沒參加新秀之前,參加一個叫《歡樂今宵》的節目,它是一個小型的歌唱比賽,那時候我還很小才剛剛十幾歲,只是想去玩一下,反正輸了也能拿到五百塊的獎金,非常開心,小時候拿到這些錢就可以去買新鞋子或者新牛仔褲什麼的。誰知道在我去參加了這個小型比賽的時候,黎小田老師剛好在家裡看電視看到我,他直接打電話去電視臺找我,我當時覺得很奇怪,因為我不認識他,他也不認識我,但是他跟我說:“我聽了你唱歌,覺得你很有天分,不如你來參加我們的第二屆‘新秀歌唱大賽’吧!”我當時就答應:“好啊!好啊!”,然後過了幾個月後我就去報名參加比賽。所以等於說是他提拔了我。
:算是恩師了!另外一位是一直跟你合作無間、到現在你的演唱會都還是由他擔任音樂總監的倫永亮先生,你又如何去看待倫永亮呢?
呂:和倫永亮合作了這麼多年,我覺得他真的是一個很細心的人,而且他對於我的音樂已經是很瞭解的了,在籌備演唱會的時候,我沒想到他還會幫我想好整個的流程、歌曲編排等等。他真的很細心,以前我也試過和很多人合作,但都沒像他這麼認真、放這麼多心思進去。而且他很瞭解哪些歌適合我唱,哪些不適合,這麼多年來,我們已經形成默契,現在可以說我已經離不開他了。
:音樂人之外,也有很多填詞人給你寫了不少很棒的作品,你提到最喜歡的《聽不到的說話》是由向雪懷先生填詞的,那麼你覺得他的風格對你的音樂起到怎樣的作用呢?
呂:我覺得他是一個我很敬佩的填詞人。在香港,很多好的寫詞人都是一些前輩。我個人也很喜歡林振強,有一首歌《流浪花》就是他寫的。還有霑叔——黃霑老師,其實他也幫我寫了很多歌的,例如《中國夢》,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這首歌,但是它剛好很配合現在的情況的,因為現在大家都在說中國夢。在三十年前那個年代“民族情”是很濃的,黃霑老師在那時就已經寫了一首《中國夢》,沒想到內容會和現在政府宣揚的中國夢理念這麼相似,所以我是真的很佩服黃霑老師,而且私底下我也覺得他是一個很瀟灑很瀟灑的人。
:其實也挺傷感的,因為他離開了我們。
呂:是啊,很多很好的填詞人和幕前的歌手都離開了我們,所以我覺得自己很幸運,三十年了,我還可以在這裡唱歌,老天真的對我很好。而且除了老天,真的還要感謝我的歌迷。
:最近中國有很多電視節目專門請經典歌手複出,像《我是歌手》。同樣你現在也複出,你如何看待這現象呢?是否說明現在樂壇上新的歌不夠好,所以大家喜歡舊歌呢?
呂:我算不算經典?哈哈……
:算,當然算!
呂:經典一定代表是老的嗎?其實不是,我猜可能是那個時候的人對“情”的表達更加含蓄、沒那麼開放,也更重情一點吧!那個時候他們寫出來的歌詞可能會讓人感覺更加傳統一點,而現在的詞人可能會更加偏直白一點,不會包含那麼多內在的意境。對於這些唱歌比賽,我自己沒打算過要去參加,但是我覺得如果真的去參加的話肯定會有壓力的,因為雖然它們是被當做綜藝節目來看待,但怎麼說也還是個比賽,還是會有評委評分而且要淘汰選手,應該還是會存在壓力的。但目前來說還沒有人邀請過我去參加,可能是我還不夠經典吧!哈哈……
:當年你和張學友是一起出道的,現在你們是各有各發展,你會如何評價學友的音樂呢?
呂:學友其實是我很佩服的一位歌手,他在粵語歌壇感染了好幾代人這是很不容易的。他出道其實是在八十年代,那個時候就已經感染了那個時代的人,但是到現在他的歌同樣還可以感染到現在的人。無論是他的聲音、他的情感還是他的樂感在樂壇裡都是佼佼者來的。而且我們現在私底下也還是會時不時地見個面的。最近我發現我現在出來見面聚會的全都是一些舊朋友,就像杜德偉、B哥哥、梁朝偉這些,他們都是經典,我們這些老朋友時不時都會聚一下。
:你也提到說粵語歌壇現在可能不太景氣,但我也發現其實還是有不少新的創作人是不錯的,例如林一峰、鄭嘉嘉等等這些新的創作人,其實除了倫永亮這些前輩之外,你有沒有想過和一些新的音樂人合作呢?
呂:其實也有想過的!不過現在如果我出唱片,應該會是國語的,暫時沒有想過再出粵語唱片,但可能還是會包含一首粵語歌曲,但是我還是會先考慮出國語唱片。在做完唱片的創作、宣傳這些工作之後可能就會回香港找你剛提到的這些新音樂人來合作一些新的粵語歌曲,但目前還是考慮出國語唱片。
:說到國語唱片,我記得你上次在香港演唱會上唱到劉家昌老師的一首《雲河》,我覺得你真的是唱出了七十年代那種字正腔圓而且又很文雅的味道,其實有沒有考慮過出一張唱片是專門唱他的歌的呢?
呂:你有所不知了,我真的是有一張唱片完全是他的歌的,在臺灣出的,不過也挺久以前的事情了,差不多有十幾年了吧,那張專輯裡面所有都是他的歌。那時在臺灣出這張專輯也是我要求要唱他的歌的,因為我小時候也是聽劉家昌老師的歌的,還有劉文正老師,我覺得他們的歌對我影響是很大的,是陪著我長大的。
:所以你的國語這麼好……
呂:哈哈其實是因為我本身不是廣東人來的。他們對我的影響太大了,所以我在臺灣唱了很多自己的歌之後,我就跟公司商量說給我出一張專輯是完全唱劉家昌老師的歌的。
:希望還有第二張這樣的唱片出來!還有沒有什麼歌手或者音樂人是你特別想起合作的呢?
呂:其實有一位香港女歌手是我很喜歡的——葉德嫻,她算是前輩來的了。她的聲音、她的歌唱風格、她的唱法、她的音樂感等等各方面,在我回看這十幾年來的女歌手裡面都是非常前衛的!我不知道她還會不會唱歌,但是如果有機會她看得起我,我真的很想和她合作!
:十分期待!那最後邀請你用一句話寄語我們的“華語金曲獎”吧,希望我們以後怎麼發展呢?
呂:當然是希望都能給大家頒多點獎啦,也希望可以有更多的新人!我自己可能就不會再拿獎的了…
:拿個殿堂獎!
呂:哈哈其實我不想的!因為我覺得殿堂是很重量級的,一般人拿不到,我不知道為什麼叫我拿這個獎哈哈,因為第一我年紀就不夠,殿堂嘛,起碼也要六七十歲才能拿吧,我才四十多一點,拿殿堂獎我自己都心虛了哈哈!殿堂獎是真的要頒給那些七十多歲的音樂人,他們才夠資格拿獎!但是如果有機會,我是希望能夠去給大家唱唱歌或者過去頒獎的!
:謝謝謝謝!十分感謝你!


文字記錄/整理/攝影:柯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