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03月23日

林一峰、MR.吳雨霏暢談“回歸心靈”

  由華語文化國際有限公司出品、“國際華語音樂聯盟”主辦,評審和運營機制與國際接軌,立足中國南方,面向世界華人,推動音樂創意產業進步,弘揚中華文化,打造“華語歌壇的格萊美”的“丸美·華語金曲獎2013”日前在廣州海心沙亞運公園順利舉行。頒獎晚會群星閃耀,璀璨生輝,包括華語樂壇天王陳奕迅、吳莫愁、金池、金志文、陳明、曹格、孟庭葦、王馨平、劉惜君、吳雨霏、趙晨浩、胡德夫、唐朝、陳啟泰、張萌萌、吳滌清、藍奕邦、林一峰、林二汶、伍迪、洪啟、樊凡、歡子、東山少爺等50多流行巨星和經典藝人齊聚一堂。
  本屆華語金曲獎由向雪懷領銜在內的全球百名資深評委選出,共分公開獎、粵語獎、藝術獎、行銷獎、技術獎、十大華語唱片、十大華語金曲七大門類,音樂分類與國際標準接軌。本次特邀中國音協流行音樂學會主席付林加盟,其廣泛性和代表性覆蓋中國內地、港澳臺和海外華人地區。
  香港獨立音樂人林一峰憑著《愛鄖書》獲得十大華語唱片並在頒獎會上演繹《黃沙萬里》。演出拉開序幕前,林一峰在後臺接受了大會官方記者專訪,他表示越來越多的歌手發唱片,好多歌手的唱片也越來越好,也對唱片業萎縮這話題表示疑惑。

 
 
林一峰
1、最近出了一張專輯《林一峰作品集》,這張專輯最大的特色是什麼呢?你覺得唱自己創作給別人的歌感覺有什麼不一樣? 最喜歡哪首歌曲的改編?
這張專輯的特色是應該是唱低音和沒有用吉他(會不會不習慣?)不會哦,我一向都很少用吉他。其實我有很多面的,我覺得現在是時候將不同方面的林一峰呈現給歌迷朋友看了。在這張專輯上,珠玉在前當然就要更加小心了,所以這次特意找了一個我很信任的唱片監製荒井壯一郎。他將所有的歌徹底改頭換面,而我自己不參與到這個工作裡面,讓他發掘更多新的元素出來。譬如我很喜歡《遊牧民族》這首歌的改編。這首歌是我寫給梁詠琪的,也是我寫給她那麼多首歌當中我最喜歡的一首。在這張專輯選曲的時候我第一時間就選擇了這首,錄完之後也馬上發給她聽,她本人也很喜歡。
2、現在很多歌手都慢慢“唱社會”,而你更多地是專注於“唱生活”。在你創作的時候會怎麼取捨呢?
我覺得音樂始終都是娛樂,不可以說教。如果用音樂來說教那麼久喪失了音樂本來的樂趣。我更傾向於分享生活之中的故事。
3、你覺得和以前相比,近幾年獨立音樂的發展趨勢是上升還是下降呢?獨立音樂最吸引人的地方在哪裡呢?
在香港的話,一向都有很多人專注於獨立音樂,臺灣也是。所以算是一種平穩發展的態勢,大家都很喜歡這一類型的音樂。獨立音樂吸引在的地方在於它的自由度大,可以自己拿主意,甚至有機會可以帶動社會音樂主流。其實在英美,有過獨立音樂帶動主流音樂的例子,我們應該想下為什麼那邊的音樂可以那麼蓬勃?我覺得是因為他們的音樂有前瞻性,而獨立音樂正好具備了前瞻性這個特點。
4、歌手、詞曲創作人、電臺主持、作家、演員、配音演員等等的角色你的嘗試過,在2014年有什麼新的角色想要嘗試一下嗎?
我覺得我還是先把音樂人這一個角色做好,創作更多的好歌。
5、我們今年華語金曲獎的主題是“回歸心靈”,你是怎樣理解的呢?
“回歸”一詞說明有人離開了,離開了才需要“回歸”,但是我覺得我一直沒有離開過,一直都很用心在做好音樂。其實在大環境下我反而是覺得聽眾應該更加用心感受音樂人通過歌曲傳達的意義
6、你認為現在唱片市場是越來越萎縮嗎?
這個問題已經被提問了十幾年,但是好像每個歌手的唱片的越做越好,越來越多歌手出唱片,讓人很疑惑。(以後會不會出電子唱片?)其實我更希望出黑膠唱片,因為黑膠唱片的音色和音質是無可取代的,大家應該追求音色音質更好的唱片。
7、這次拿到這個獎,有什麼感受想和大家分享下嗎?
很高興。《愛隕書》這張唱片我花了很多心思做,可以拿到這個獎是對我付出的肯定,希望小鳳姐會喜歡。

 

 
MR.
1、 搖滾對於不同年代的人來講具有不同的意義。對於你們來說,搖滾意味著什麼呢?
MR-Alan:通常搖滾給人感覺都是很吵的,但我想我們的搖滾不算很吵的那種,我們比較偏向於想用搖滾傳達某些資訊,講我們自己生活,講身邊發生的事情。例如我們剛剛派台的歌曲《愛與和平》,就是在傳達對世界的期望。搖滾的意義在於是否相信自己,信念是最重要的,所以不一定要很吵,很喧鬧,才叫搖滾。當然我們的歌曲也有一些是很吵的,不過其實我們偏向不算很吵那種,比較像英式搖滾。(那你們有沒有一些也算比較吵鬧的歌曲呢?)其實都有的,把音量調大點就會吵的了(笑)
2、 以後會嘗試更多不同的音樂風格嗎?譬如比較小眾獨特的搖滾方向,黑金,朋克等等。
MR-Alan:我想金屬搖滾與我們的生活態度和想法不太一致,但是我們都會去聽各種類型的歌曲,同時也會去嘗試,試完之後公司允不允許我們放進專輯裡面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但是未來或者有一天我們會公開我們的demo,放上網路分享也不奇怪,讓大家瞭解比較特別的Mr.。
MR-Ronny:其實我們新專輯有一首歌算是比較接近deathmetal,比較吵,當你聽到這首歌,對比我們以前的歌曲,也算是一個新的突破。(反響如何呢?)歌曲現在還沒有推出,但我們自己很喜歡。
3、 2014年有什麼新的計畫?會發行國語專輯嗎?
MR-Alan:其實我們2013年年尾已經錄製了一張國語專輯了,在2014年3月就會發行。我們整張專輯都是新歌來的,不是拿回舊的廣東歌配上國語的歌詞。八首歌聽起來的感覺都不同。現在專輯名稱還在商榷當中,但是我們都放了很多自己的想法進去,例如我們這張專輯的歌唱部分不在香港灌錄,我們早前也去了臺灣感受當地的文化和生活,一行人去到不同的地方,瞭解到不同的事物,會有不同的感覺,所以這次歌曲的主題會涉及到關於飛行,出走,經歷這方面的內容。
4、 大家熟知Mr.是因為《如果我是陳奕迅》這首歌,如果現在可以給你們選擇,你們希望能成為陳奕迅還是做回Mr.?為什麼呢?
MR-Alan:其實我們沒有想過要成為陳奕迅,只不過剛剛出道的時候大家聽到我們的歌,以為陳奕迅組了一支樂隊,所以當時將我們和陳奕迅搞混。到目前為止我們出道了6年,一直支持我們的歌迷都能分得清我們的歌和陳奕迅的歌。當然了,他是一個很用心唱好每一首歌的歌手,他在音樂圈裡面奉獻付出了很多,我們也和他一樣,會很用心的做好我們的音樂。
5、 早前受到歌神張學友的點名表揚,有沒有感到很意外?
MR-Alan:當然有啦,非常多謝學友哥。他真的很提攜後輩,為我們樹立了一個榜樣。其實學友是我小時候的偶像,我以前不是模仿陳奕迅,而是模仿張學友的。(會不會創作一首《如果我是張學友》?)應該不會了,不過如果學友哥能賞面,和我們搞一次crossover這絕對是我們的榮幸了。當然了這只是我們單方面的想法,他那麼忙,應該是抽不出時間了。
6、 我們今年華語金曲獎的主題是“回歸心靈”,你是怎樣理解的呢?
Mr-MJ:我覺得我們這個年代大家溝通的方式變了很多,以前我們會常常打電話,現在卻很少會打電話,更多傾向於用文字去表達,這樣就使得人與人之間面對面溝通的機會變少了。對於“回歸心靈”,我覺得是大家心靈的距離應該拉近一點,多點見面,多點溝通。
Mr-Dash:我覺得心靈是生命的基本,回歸心靈就是回歸一種很純粹的目的,在音樂上表達就是很純粹地做好音樂,讓大家能夠聽到好音樂,希望大家都會感受到歌手、歌曲想要傳達出來的資訊。這就是音樂一個最純粹的“心靈”。
7、 這次拿到這個獎,有什麼感受想和大家分享下嗎?
Mr-Alan:首先很感謝華語金曲獎對Mr.的支持。我覺得2013年對於Mr.來說是挺艱難的一年,希望今年我們的國語專輯能傳播到更多講中文的地方,我們能夠多點到廣東省、廣州這裡做宣傳,因為我們想多與廣東的歌迷見面,他們真的很支持Mr.。我們也希望能夠做更多的演出答謝歌迷對我們的支持。期待下一年Mr.在華語金曲獎上能有更好的收穫。
 

吳雨霏
1、 新專輯《state of mind》歷時10個月終於面世了,當中你參與了很多歌曲的作詞作曲和首次擔任歌曲監製,最大的收穫是什麼呢?可以和我們分享下嗎?
我好開心有一個這樣的機會去做一個創作專輯,這是自己入行的心願,很想自己試著去做一張專輯,這次公司都給了很大自由度去自由發揮做自己想做的東西,所以很想做好點,很難得有這樣的機會,都會有些壓力,希望給自己再強力點寫多點好的歌,這一年自己做這張碟的時候都發現自己比以前成熟很多,也再認識自己多點,所以我都是好開心有這樣的機會去做一張這樣的碟。
2、 專輯裡面有一首歌很特別叫《蘇眉》,可以簡單介紹下這個名字的由來嗎?
《蘇眉》是諧音,大家以為是講條魚的,但是其實就是讀回英文Soul Mate(靈魂伴侶)這樣的意思,我很久沒唱過比較搖滾點的情歌,令我想起我自己比較早期的作品好像《座右銘》的感覺。所以我寫的時候用木吉他寫,寫完之後同監製講如不真的可以做回比較搖滾點的風格,所以我們就找DJ幫我們編曲,也將這首歌送去加拿大一個混音師,混一些搖滾曲風的音樂人希望可以將這首歌昇華,這首歌對我來說也有特別的意思。
3、 現在唱片市場越來越萎縮,歌手全心全意地做好每一張專輯,當中最大的動力是什麼?
唱片市場真的很難做,越來越萎縮的時候,說真的都有灰心的時候,因為大家聽歌在電臺聽只不過有三分鐘,只不過在背後我們用了整年的時間來做一張碟,還有不是只有歌手這麼簡單,我這次真的是下手下腳去做幕後的時候,發覺做一個歌曲其實是包括填詞人,編曲人,好多音樂人、吉他手、混音師,還有我覺得現在唱片公司都沒有放棄,你想想用了這麼多錢去做一張專輯,明知道是沒人買的時候都去做這件事,因為大家還有抱負還有夢想希望可以為樂壇再做些事,出一份力,希望大家可以看到我們這份誠意和努力。
4、 從cookies出道開始直到今天,你覺得自己在音樂上面最大的變化的是什麼呢?有什麼風格是以前不敢嘗試而現在會去接觸的嗎?
其實我很幸運,好多曲風,就算不是音樂上,好多電影、舞臺劇、演唱會、紅館我都有機會經歷過,我希望無論什麼工作都可以將每種都做好這樣就可以了。
5、 我們今年華語金曲獎的主題是“回歸心靈”,你是怎樣理解的呢?
其實和《state of mind》這張碟的理念都很相近,尤其是這次自己作為一個創作人好多時候都要拿出自己的感覺出來寫歌,或者唱歌,我這次我都是拿了好多東西出來才寫到這張《state of mind》,因為這個過程去認識到自己。在這張專輯裡面我都有寫些東西,它的反應都是救了我,我也希望大家看到最真實的吳雨霏。
6、這次拿了這麼多獎,有什麼感受呀?
好開心,尤其是   裡面的歌,我自己都有機會去寫,那麼我在寫的時候是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歡的,推出的時候大家都非常喜歡,所以是對我很大的鼓勵,希望大家可以更多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