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03月13日

華語音樂顛峰論壇(六)——周啟生:我們的八


游威周啟生對話
游威(華語金曲獎總策劃)  周啟生(香港資深+音樂人)
時間:2015年3月10日
地點:廣東電臺城市之聲
記錄/整理:張傑峻 攝影:潘陽
全文試聽地址: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2KaOLWBru2g
 

周啟生
遊威:“華語音樂巔峰對話”這次又同我尊敬、好中意的音樂人“生哥”周啟生一起聊天,關於“我們的八十年代”,生哥,你好!
周啟生:哈哈,你好,威哥,其實我都好尊敬你!
遊威:其實你樣子都還很年輕,但是你真的很資深,因為我十幾歲知道許冠傑演唱會時你已做了音樂總監,聽說那時你是十八歲的神童!
周啟生:不是,如果許冠傑的話應該是二十幾歲,不過其實許冠傑那個show之前十年,我已經做了音樂總監的了,哈哈!
遊威:哈哈,很厲害,我記得你八十年代早期就已經出了幾張個人唱片好好聽,帶些民歌、民謠色彩。
周啟生:你是一個很會聽歌的人啦威哥!
遊威:其實我買了所有你當年的黑膠唱片,我想你應該現在都沒母帶。
周啟生:沒啦,黑膠兩張沒正式出過CD的。
遊威:對,我知道你曾經有個想法就是將當年黑膠時代的歌重新作為CD出版,但一直這個心願你都沒實現到。
周啟生:會的,很快會做的,我準備出一個盒,BOX!盒裝的,將舊的兩隻碟變回CD,然後再錄一個新的碟,新的碟就出黑膠,哈哈,好玩吧?!
遊威:黑膠都是一種收藏品,雖然不是說經常可以買到,但是亦都是一種很有文化價值、有品味的藝術品,所以你的收藏我都會放在那,有時聽而且一聽就會回到那個年代,特別是你早期的歌,我覺得有一種少年情懷,就是那種少年不知愁的又帶一點小小憂鬱的感覺,浪子心聲的感覺!
周啟生:就是說中了你的內心咯!
遊威:哈哈!其實這麼多經典歌手,剛才我們提到阿Sam,那其實當年和阿Sam合作有些什麼趣事和大家分享下呢?
周啟生:可以說下,很得意、鮮為人知的,和阿Sam去美國,他半夜因為有時睡覺他壓力大會吃一顆很輕的安眠藥,有時候工作會吃另一種藥,吃了會精神點,誰知他吃錯了,調換了,吃了那顆精神提神藥就睡不著,睡不著就半夜找我,就要找東西吃,我就馬上拿了杯面給他咯。
遊威:那就是吃了杯面可以睡得著?
周啟生:當然沒那麼快,那條走廊很長的,這麼巧我是外邊第一間房,Sam哥就是走廊最尾最尾的那間套房,走完一次他還說肚餓,他問我有沒東西吃,說不等了我現在來,那他走過來沒穿褲,就穿了底褲....哈哈,我覺得很好笑,阿Sam許冠傑喔!如果給歌迷給拍到..如果當時有狗仔隊肯定拍他的了。現在電話可以拍照,以前沒有的,他就穿著底褲就來回房間兩次!搜完了我另外一碗杯面和兩包餅,杯面拿走咬著兩包餅就睡著了。
遊威:其實他和你一樣都有點瀟灑不羈,很有個性,你幫他寫這麼多歌包括《父親的鋼琴》,對他音樂的評價是怎樣的呢?
周啟生:他是一個讀書人!他本身很有學問的,例如他中國文學很厲害,會將李清照的“無言獨上西樓”搬到歌裡,高手!他全部要想過算過心裡有數的,就等於讀書一樣。能將作曲填詞配合得天衣無縫,我夠膽說,將來有沒我不知道,從來沒發生過的,能夠將作曲填詞運作一體,將眼淚同感情同音符攪成一杯水一口喝下肚。你看想作曲厲害的,我師父“輝哥”,不擅填詞是不是?填詞厲害的基本都不會作曲,但是如果你說作曲加填詞的話,最有魔力的,最擦出火花,都同一個人做,我曾經見過的華人裡就只有許冠傑一個!
遊威:嗯,沒錯!我都很認同這個觀點! 有一段時期,你都給人稱之為“周啟Sam”,證明你同阿Sam靈魂上是有呼應!
周啟生:不是,阿Sam是開玩笑,在演唱會整天說我是他契弟。
遊威:阿Sam有一首歌《沉默是金》是同張國榮合作,而那首是你編曲的,這首歌
有什麼故事呢?
周啟生:都沒什麼特別的事,其實這首歌很中國化,是Leslie作曲,我記得一個故事,有句歌詞就是阿Sam填的“是非皆因多口”當時我在場的,Leslie想黑臉,不喜歡這一句,就拆了它,變成“是非有公理,慎言莫冒犯別人”。這些背後的故事呢,當然是人家不想去對號入座。
遊威:我覺得這首歌挺得意的,有小調的感覺,其實又很大氣,當時怎麼編的呢?
周啟生:其實都是有一點弄得像一首舊歌,那首舊歌是一部電影叫做《飄》,記得叫做《飄》英文名叫《Gone with the Wind》還有另一個名《亂世佳人》,我自己覺得有點《亂世佳人》這樣。
遊威:另外一首歌也有中國味道的是徐小鳳的那首叫什麼?
周啟生:《無奈》?哪首?
遊威:"我愛你~(《一臉紅霞》)
周啟生:不是不是! 那首是Donald Ashley
遊威:哦, 是《幾番歸鳥》那首,是同一張碟《每一步》裡面的。
周啟生:是的是的!我自己說的挺對,威哥你真的是懂我的心,人家問過我好幾次,我的作品我最喜歡是哪首,我講不出,但是真的要我選一首,我偏心一點《幾番歸鳥》我最喜歡!
遊威:這首歌很特別,因為前面是比較慢的,突然到了中段又變得很快,有點中西合璧的感覺!
周啟生:填詞林敏聰很聰明,他將這個感受寫了出來,我們第一次聽完後都呆著了。
遊威:其實你說遊子、或者海外那些人的心態,思鄉情在這首歌去寫,我覺得很脫俗,不是一般那種鄉愁,是一種很大的情懷,一種家國的感覺。
周啟生:其實《幾番歸鳥》呢,有一點像一首南京的歌,講的對啊威哥,真是開心,你應該多點和我聊天,我覺得你印證了我心裡所想,那首歌就是說南京的人離開了故鄉,出去其他省市工作懷念著南京,我聽過一個人唱給我聽,當然不是一樣,或者說我聽過之後,以為我抄了他的,其實是一句都不像,我就覺得挺好聽,接著就給了小鳳姐去唱,記得小鳳姐唱第一句“巍峨..”監製就說怎麼就像只老牛一樣,鳳姐就說“別吵了你!”哈哈,完全就是那種思鄉的感情,鄉愁!
遊威:另外有一首也是我非常喜歡的,就是很出名的陳百強《偏偏喜歡你》,你編曲,這首也很經典,記得曾經十年前我們大家第一次在跑馬地的“piano吧” 都曾經聊過陳百強與你當年的友情,當年你是和他怎麼合作的呢?
周啟生:他是一個很特別的人,而且他在我的音樂道路上是特別出現的那麼一個人的,我和他同一天下午,那天下雨,我穿著一件雨衣,他也穿一件雨衣,那個時候興高跟鞋的嘛,兩個都高了幾寸!
遊威:那麼高還穿高跟鞋,男的哦?
周啟生:很高的,兩個都穿著都頂上巴士頂了。他就拿把挺好看的雨傘,縮骨的,我就拿把大傘,我一邊在走一邊甩著水,兩個飛仔就第一次見面了,原來兩個都是試音,之後相識了又同一天簽約唱片公司!
遊威:華納唱片?
周啟生:不是!EMI百代!16歲,1977年咯,我想很多聽我說這個故事的人都沒出世的,你出世了麼?
遊威:我?還小咯!哈哈,那你和他,我覺得你就比較顛一些、外向一些,他就內向憂鬱一些,但是你和他那麼好,是不是他也有很外向一面呢?
周啟生:他很聰明的!個人安排自己的事業和前途,說真的我現在53歲很多方面成熟了,隔了那麼多年,我還會想起Danny為了自己利益,誒,不是壞事哦!那麼多年輕人聽著,是你應得的東西,你自己的利益你應該拿到的他安排的好好的,從不放棄從不讓步!
遊威:就是“一生何求”,很執著堅持自己理想那種精神!
周啟生:當時一出來就覺得Danny仔很不錯,我跟輝哥說他是許冠傑加羅文!
遊威:是,是有點!
周啟生:他那些“可憐~”都有一點羅文那種聲,但又挺許冠傑的,那種“眼淚在心裡流~”!
遊威:怎麼那麼像你!哈哈
周啟生:其實像的,如果他在這合唱的話!其實我唱他那些歌,他的歌迷都很喜歡聽,就是我唱他的《等》啊,隨便唱場下,根本是其中一部分的我! 
遊威:是的,那次你在音樂會唱,我都想哭了,而且覺得你是好像是DANNY上了身一樣,那種年代那種氣息仿佛回來了!
周啟生:我小時候姐姐整天說(小時候挺討厭姐姐的)Danny仔的聲音好過我!我說:不是!差不多!哈哈!
遊威:你就厚點,滄桑一些!
周啟生:有點不同咯,但是某些部分的我和他呢,那種天真和青蔥是很一致的!兩個都很喜歡許冠傑,他也是許冠傑歌迷!
遊威:對哦!那除了其他歌手之外,你自己都出了很多碟,包括《淺草妖姬》也是大陸很多人都喜歡的,包括《1991》那種很迷幻,你是不是很喜歡PINK FLOYD?
周啟生:是,很喜歡PINK FLOYD!我也唱了他的歌呢!“hello hello~"那首
遊威:我就覺得你怎麼可以唱到那種很魔幻的氣息呢?是不是那時候就在很迷幻的氛圍之下? 
周啟生:其實人成長時,青少年時期是很重要的,我小時候是聽那些歌的,聽“BEATLES" " “The door"。
遊威:“KRAFTWERK”?
周啟生:“KRAFTWERK”是另外一種,大一點的,就是我做打飛仔band那時,長頭髮,喇叭褲那段日子,認識Danny仔兩年前的時候是除了許冠傑的歌會聽下之外,不聽其他中文歌,第一沒什麼中文歌聽,第二不聽,只聽英文歌,阿Sam是我中學的偶像,第一張碟是籌了8元利去買的 《天才與白癡》! 
遊威:好像當時八元已經很多錢了!等於現在八百塊!
周啟生:很多錢的了,大佬!我73年還是74年就不知道了,整個過年就湊了那麼8元,可以做很多事情了,約女孩逛街喝東西,這樣那樣可以去幾次的了!最早時就想做回自己,出第一張碟《I love you so》就很許冠傑!  《I love you so》好像《夜夜念奴嬌》!
遊威:好象又挺像,像續集!
周啟生:“為何每天~”“夜夜念奴嬌~”很像。到自己大一些,到華納那張《1991》,那個時候自己覺得累了,對流行樂壇廣東歌覺得累了,也做了很多歌,唱也唱了幾張碟,很想在那時候做一個暫停,找回一些自己最喜歡的靈感擺在那個碟裡,那個碟之後我就停了很久沒出碟了!
遊威:直到現在重新開演唱會!
周啟生:但華納呢,又將我那些舊歌又拿出來出了五六款,沒相片的,玫瑰花什麼的,記者就問我是不是死了?我說,還沒還沒,還在呢!
遊威:哈哈,十年前因為一次在跑馬地的聚會,你就寫了《我們的八十年代》這首歌去懷念當年八十年代的流行曲巔峰年代。
周啟生:其實威哥我是有part2的!用回part1的melody,我放了一些人進去,放了夏韶聲、葉倩文、盧冠廷等人,但是不知為什麼,我自己過不了自己這關,我不喜歡整個構思,丟掉了,有點可惜!
遊威:我記得當時和你聊的構思是做三部曲,其中有一首是全部武俠劇的歌來的,但這個夢想還沒實現。
周啟生:其實第2part已經有葉振棠那些東西在裡面了,但是我們做音樂的一定要過得了自己那關才行。我有一天跑步上山頂,大概是八年前吧,那一陣間“童年時”“太極張三豐”“泥路上”歌詞全部都出來了,但是我自己到最後或者將來我想再做那個,不想用回同一首歌。
遊威:很期待!因為生哥唱任何經典歌的味道都是很不同的,有自己特別的理解和意境!
周啟生:多謝威哥,我有這個構思概念是你同我一起聊,你令我覺得這件事是會WORK一樣! 
遊威:哈哈!我給點信心你,你的確有這種能量!
周啟生:《我們的八十年代》那首歌的確很不容易,我從未試過一首歌是全部樂器自己一個人搞定的,編曲填詞作曲監製和混音,那首是唯一一次。
遊威:但我覺得雖然是一個人完成,但真的天衣無縫而且完美!
周啟生:你如果細心聽有一處“嘭”一聲的!是因為我按了鍵我出去外面唱關門時那麼一點聲流了出來! 
遊威:就是消不了!哈哈,我覺得保留一點聲,或許是一種很好的事情。
周啟生:幸好不是隔壁的狗叫聲,不然那就消不清了!
遊威:我記得你除了自己寫歌之外,這幾年在電臺做訪問都會對時下香港樂壇一些批評,有一次,那批評令傳媒都很轟動,那次是你坐的士聽電臺播一個歌手,聽幾首歌都像是不同的歌手,就是沒自己的個人風格,你覺得這個是不是香港樂壇比較嚴重的一個問題呢?
周啟生:其實沒有風格就變成了他們風格咯 ,是不是?
遊威:哈哈哈!
周啟生:我反而覺得和內地傳媒說話輕鬆點,他們好像沒那麼斷章取義,將事本末倒置來搞事非,其實在香港每一次訪問會變成轟天大是非,都是在裡面一百句找一句!我會先說一件事的好與壞或者連那位元歌手我都會贊了先,說真的,連我都會留心聽完整首歌,你應該多謝我!我不會,我聽幾句就轉的了,你問我老婆就知道了,就是我會整首歌花幾分鐘聽完,我會給一個很好的意見他!我是讚賞他的,如果他不喜歡人給意見的,一個大將之風怎麼不受批評?
遊威:沒錯!其實我覺得給一些意見給新一代其實有利於他們成長的,但是我看到一些標題說“周啟生說香港樂壇已死”“陳奕迅不尊重我” 其實我聽完整個節目,不是這樣的!你講得很客觀,有些事是在調侃!
周啟生:就是,都沒這回事!陳奕迅當然不“尊重”咯!不用吃飯不吃了!又會變成另一回事了,是吧? 他對我也不算壞的了,有次在shopping他幫我給了一百塊的,就是死都要給,我就說算了...
遊威:這麼好,為什麼不和他合作呢?你不做些歌給他? 
周啟生:他有找我,我說我要求是最少半張碟的監製,用不用做完就再聊,如果只是做一首歌就沒興趣!都作了這麼久,我十幾歲做歌做了幾十年,最佳編曲最佳歌曲同一年都拿了我都試過!如果要我做一首歌,不行,人家就說我OUT了,那這不公平啊,我就跟他說你一定要給我這樣去做!那他是大歌星嘛!他喜歡找就找,不找就不找,不然也沒辦法做,是不是? 
遊威:明白!那還是希望可以成事!這次廣州演唱會亦是你第一次在內地個人演唱會,我也非常想知道究竟這次的曲目的會選哪些歌?因為你太多經典歌,亦會唱一些當年巨星的歌,可不可以透露一點呢?
周啟生:OK!我會將自己的歌,整成一個大的部分,只是木吉他彈,那個很長,有十分鐘以上。一起十幾首吧,當然唱阿am,Danny仔,又會有一個快歌部分,將林子祥、Beyond的,我寫給啊Sam的歌都長八分鐘吧,還有就是自己不能不唱的,自己那些人家都想聽的幾首慢歌,或者《淺草妖姬》啊等等。其實我作的歌加上自己作給別人的歌,我編給人的歌,如果是計算下,都要找幾天,哈哈!原來數下數下,越數越多,有些歌迷幫我查我編給譚詠麟的,都有一百多首。數下數下,說有四百多首,再數下,又有些電影歌,有些人說過千了,但是說一下,那些歌弄出來,原來個個都會的。
遊威:所以我覺得應該開幾場的,每一場唱不同主題的歌!
周啟生:是的,各位朋友!我這次先唱一部分先,很快又會回來再過來!
遊威:希望很快可以加場!哈哈!
周啟生:我會除了以前一定要我唱的那幾首歌之外,全部都會不同的!

遊威周啟生合照
遊威: OK!那除了演唱會之外我們一定會去捧場之外,另外我們也都有一個好消息給生哥!就是你這首《我們的八十年代》雖然是十年前的歌,但是當時就沒正式去宣傳推廣的,但是這次華語金曲榜已經上了十大!
周啟生:真是感謝!很開心!
遊威:接著會有一個更高的你想不到的位置。而且今年的華語金曲獎頒獎典禮,生哥你都可能會有提名或者獎項!希望到時去現場唱這首《我們的八十年代》!
周啟生:那如果是的話早點約定哦!一定來的! 
遊威:最後想你給一些對我們未來樂壇的寄語!
周啟生:大家都多點心思做吧,開開心心,是非不要提,就投入以愛以感情以一切生活上的感受擺在音樂裡,會更加有意義!最後我還想說一句,各位很喜歡Danny仔的朋友,我的確和他是老友也喜歡他!或者接下來我會開一個隻唱他的歌的音樂會,你們的意見又是如何呢?無論大小,幾百人也好,一千人也好,就是說不一定要很大型,如果有心的想聽好歌的,那就請支持我,如果不是就少了一個機會一班人聚在一起享受Danny仔的音樂!
遊威:好!多謝生哥,我們下次再會!
周啟生 :好!Thank you !